史玉柱与董春兰:短暂的"史氏婚姻"_新闻_草根网

史玉柱这个人值得研究,中国成功的商人很多,但跌倒了在爬起来,而且爬的更高更快的,没有几个.史玉柱是其中一个,而且可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优秀的一个.我一直很好奇他怎么能够做到.其他能看到他的自传.

以下系转载

———————

“请问你什么时候退休?”

“找到老婆就退休!”

这是2011年4月7日,史玉柱在新浪微博上进入“微访谈”时,和一位网友的答问。

史玉柱一如既往一副幽默口吻。不过提问者是有理有据的。巨人网络于2010年完成了研发改革,即巨人集团研发技术平台,《征途》《征途2》都成为独 立的子公司,集团出资占51%股份,研发人员全员出资占49%。这是一种股权激励方案。这一年11月底,史玉柱说,如果《征途2》研发成功,他就会辞去 CEO,“下台后就安心玩游戏。”

婚姻是史玉柱心头的一处隐痛。他在网上晒自己的工资和半祼照片,更是频繁发布自己和其他企业家交往中一些好玩的段子与照片,但他从不主动谈及自己的 婚姻和女儿史静。任何一个坚毅的硬汉,内心都有一块柔软地,史玉柱也不例外。

有趣的是,在上述微访谈中,史玉柱的同行、暴雨娱乐CEO朱威廉在线问史玉柱:“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史总同意这个观点 吗?”

我当时看到朱威廉抛出这一微妙问题时,心想这哥们“够损的”,朱威廉当然知道史玉柱目前单身,但没有人说上述“伟大的女人”不可以是夫人之外的其他 女人,他这一严肃和调侃色彩混搭的带刺提问,显然想难倒史玉柱。

插一句,朱和史之前有个段子。2007年朱威廉成立刚成立暴雨娱乐、决心进军网游业时,恰遇史玉柱抛出一个论调——没有一亿元别碰网游。这令朱威廉 很是不快,他很快写文章反驳称其扯蛋,“(史玉柱)这些还算不上先行者的人们正在试图给我们传递一个信息:不是亿万富翁或者弄不来上亿的投资就别碰互联 网……是不是钱这东西在中国比外国更有价值,还是我们的CEO们都是有了亿万身家后才去创业的?”

言归正传。面对朱威廉的“刁难”,史玉柱回答称:“大多数男人是这样(背后有个伟大的女人),但我例外。”

在中国企业史上,有这么一撮群体:他们都是事业型的创业者,他们都曾有过短暂的像风一样的婚姻,之后,他们无一再提起往事,无论是继续单身还是有新 的归宿。单身者如史玉柱,有新的归宿者如“女首富”张茵等人。

拿史玉柱来说,他和前妻董春兰的婚姻维持时间甚短。20世纪90年代初,史玉柱还处在创业阶段,离巨人大厦的兴建和倒塌还有几年时间时,两人就离婚 了。他们之间是如何结合,又是为何分开的呢?

动荡中的结合与分手

2008年5月12日,一家名叫科大讯飞的安徽公司在深圳中小板挂牌上市。科大讯飞是中国最大的智能语音技术提供商,当天收盘价超过30元,涨幅达 1228%。

科大讯飞上市过程中聘请了一家名叫安徽正信会计师事件所的机构,位于合肥永红路38号,旗下有25名左右注册会计师,法人代表是董春兰。

董春兰是史玉柱的前妻。

史玉柱1962年出生于安徽北部的怀远县,1980年以全县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了浙江大学数学系,期间对计算数字尤为热爱。1984年毕业后,他被 分配到安徽省统计局农村抽样调查队。他常沉浸在调查队机房,在编写程序中寻找乐趣。

他很快获得了一次到西安统计学院(现为西安财经学院统计学院)进修的机会,这是一所1953年由国家统计局投资兴建的专业统计学校。史玉柱在这里收 获良多,目光前瞻,进修后说服安徽统计局领导购得一台IBM PC。

史玉柱并未意识到,当时正是美国计算机行业剧变的一个尖峰时刻。2000年前后,美国计算机界为“谁第一次提出了笔记本电脑概念”急诊不休,日本人 说此殊荣属于东芝,而IBM则坚称,它在1985年开发的PC Convertible的膝上电脑是笔记本电脑的开山鼻祖。

史玉柱编写的农村收入与消费的统计软件,受到了安徽省统计局的极大重视,加上他同时发表了一些关于农村经济的论文和分析文章,甚至引起了国家统计局 的关注。1986年,经人推荐,他进入深圳大学深造,攻读软件学专业研究生。

就在史玉柱南下深圳之前不久,他和安徽统计局的同事董春兰刚刚结为连理。史玉柱从来都是一个力争上游和不安分的人。年轻时候的他,并不知家庭责任究 竟为何物。他以事业为重,虽没有视婚姻为附属品,却坚信婚姻不能成为人生的累赘。他不相信宿命,却在有意无意中天真地以为男耕女织的传统婚姻是牢固的。

深圳大学是史玉柱事业起飞的重要一站。说来奇怪,深圳大学,这一创办于1983年,中国第三梯队中的高等院校,倒是培养出了许多IT业巨富。史玉柱 是1989年从深圳大学研究生毕业的,他毕业后3个月,18岁的马化腾成为深圳大学计算机系的一位新生。

深圳大学一直以此为荣,2008年25周年校庆时,特别邀请史马二人回校传经解惑。2009年12月,巨人和腾讯宣布,将合作运营巨人此前开发的网 络游戏《绿色征途》。这是他们第一次联手。

董春兰后来为史玉柱生下一女,取名史静。史玉柱从深大毕业后没有回到安徽,而是选择创业,1989年即推出大名鼎鼎的桌面中文电脑软件M- 6401,赚取了人生的第一个100万。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关就是逾百天”而写下50万行软件代码的故事后来为不少创业者津津乐道。直到2011初史 玉柱提起这一段子,还感慨那时候关键模块都是使用的极枯燥的汇编语言!“勤奋可以让人变得更聪明。”他说。

殊不知,就是这个时候,史玉柱的婚姻开始出现裂痕。

1991年,董春兰从安徽统计局辞职,赴深圳驰援史玉柱,一边到其公司做会计,一边做起贤内助。

然而,一年后,两人就离婚了。要知道,这一年,史玉柱的M-6403利润超过3000万元,名噪一时、号称要建“中国第一高楼”的巨人大厦设计方案 新鲜出炉。第二年,巨人仅中文手写电脑和软件的销售额即达到3.6亿元,成为位居四通之后的中国第二大民营高科技企业。

就是这样一个上升期,董春兰选择与史玉柱分道扬镳,到底有什么样的隔阂,使这对夫妻不能共富贵呢?

法人代表董春兰

原国家统计局安徽调查总队队长、安徽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抽样调查队队长金玉言,即史玉柱当年在安徽时的老领导,对史玉柱的印象是“不懂生活”、“结 婚后家里什么事情都不管”,加上两人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分居两地,婚姻出现裂痕,对软件的极度沉迷的史玉柱并没有弥补的意识。

2007年的一期《三联生活周刊》中讲到一个关于董春兰的细节——董春兰来到深圳搭帮史玉柱期间,有次生病住进医院,要摘掉一个肾,史玉柱并没有给 予她应有的呵护和关心,董春兰甚为灰心,遂写信向金玉言“投拆”。

仅仅因为事业与婚姻不能兼顾或无意识而产生不可逾越的鸿沟,史玉柱和董春兰演绎的这一曲婚姻大戏令人遗憾。

2001年,《中国企业家》杂志对一群颇具规模的民企掌门做了一项关于婚姻状况的问卷调查,对“自己能否在事业和婚姻上都取得成功”一 项,723%的受访者选择“很有可能”,选择“有一点可能性”的比例为255%,另有约21%的被调查者表示“不太可能”。

与史玉柱离婚后,董春兰回到了安徽。1995年,她组建了安徽正信会计师事务所成立,任法人代表。

非常有意思的是,史玉柱创业时,金玉言曾前往深圳为其巨人公司出谋划策,董春兰创办正信会计事务所前夕,他又回到合肥帮忙,“我跟他们二人关系都很 好,但我更同情弱者”,金玉言说。

就在董春兰创办正信会计所一年后,史玉柱的从人生的巅峰跌至谷底。没有人知道,此时的董春兰是怎样一副心境。而对史玉柱来说,他也许是他所必须要蹚 的河流。多年后他东山再起时,虽然激情不减当年,但理性成分更浓。

事实上,董春兰也有着女强人的秉性。史玉柱婚后无暇家务,而董春兰亦不习惯独自下厨,两人经常在单位食堂解决就餐事宜。她自己创业后,陆续取得了注 册会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注册土地估价师、注册房地产估价师等执业资格。她还是中国民主促进会(简称“民进”)成员(正信会计师事务所建有民进安徽省下 支部),安徽民进企业界会员联谊会副会长,积极参政议政。

她的正信会计事务所这些年在市场上斩获颇丰,先后为淮北矿业、淮南矿业、铜陵有色、巢东水泥、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以及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国科技 大学、合肥市审计局和财政局等政府和高校及几千家中小企业提供各类财务审计、资产评估、工程造价审核等业务。2008年5月上市的科大讯飞,资产评估机构 之一也是正信。

从这些业务可以看出,她在安徽省的人脉资源极其丰富。2010初,她和搭档袁林还在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新书。

史玉柱与董春兰离异后没有再娶,近些年,他所到网游、金融、酒类等行业,无不掀起一股旋风,在资本市场上亦技不输人;巨人网络的两位高管——程晨 (常务副总裁)和刘伟(总裁),为史玉柱的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亦被坊间戏称为史的两位“红颜知己”。

2009年胡润百富榜上,他以145亿元财富居第46位。引人注目的是,在2009年女富豪榜上,杨惠研(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女儿)、刘畅(新希望 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女儿)、胡佳佳(美特斯邦威董事长周成建女儿)、史静(史玉柱女儿)四位女子的财富分别为310亿元、81亿元、23亿元和15亿元。史 静于是被坊间称之为“网游业第一千金小姐”。

忌讳旧事的富豪们

史玉柱现在偶尔接受媒体采访,即使和熟识的记者谈得酣畅,也绝不公提及自己年轻时失败的婚姻(尽管他当时并不认为失败)。他看起来大大咧咧,内心却 对任何事物的边界都分得一清二楚。他是处女座,一个完美主义者,而完美主义者对事物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史玉柱最近一些年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精神归宿,他 想研修佛学,但有时他又有些游离,“人为什么要信佛,说白了还是迷信,”史玉柱说,“一个人对自己的命运无法掌握的时候,特别容易信教。”

对现在尚且单身的史玉柱都不愿再提婚姻旧事,那些后来又找到适合自己另一半的中国富豪及企业家们,他们更加绝口不谈之前的婚姻——除了像郭台铭这种 妻子早逝类型者。

周成建在2010年胡润百富榜上位居第25位,家族财富为230亿元,连续三年被称为“中国内地服装业首富”。他在温州发家,后来将总部搬至上海, 现在其品牌美特斯邦威在年轻人中无人不晓。周成建结过三次婚。第一任妻子和他生下一个女儿(胡佳佳)和一个儿子,第二任生下一儿子,第三任是2003年和 周走到一起的,之前在证券公司任职。

2011年4月中旬,我到上海采访周成建时,直言不讳地问他,前两次婚姻为什么没有持续下去?“这是适合不合适的问题,而没有对错之分,”周成建也 很直率,“从20来岁时不懂得婚姻时草草结婚,到有意识寻找适合自己的,到找到最匹配自己的,这是一个过程。”

周成建是个工作狂,他手下的人告诉我,他如果不出差,每天早上很早就来了办公室。在很多一段时间里,他周六周日也来公司,于是公司员工们也必须加 班。“现在我不敢也不能这么做了。”他笑着说。

“是不是你的太太也浸于工作的原因呢?”

“没有啦,尽管她在生意上给了我非常多的启发,但她同时是一个非常会生活的人。”

“胡佳佳持有美邦的股份,是代你持的,还是你为补偿佳佳的妈妈的考虑呢?”我不依不饶。

“是代我持的,跟我前妻没有关系的。”周成建说完,端正了坐姿,猜疑地看着我说,“你怎么对我的婚姻这么感兴趣?”我哈哈大笑。

再说几位女性企业家吧。众所周知的一位——曾执掌阳光卫视的杨澜年轻时也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1994年她离开央视、赴美留学之前,就已结婚嫁人, 丈夫为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校友。但这一婚姻维持了只有一年多时间,1995年,杨澜还没有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就和现在的丈夫吴征结婚。个性原本要强的杨 澜,和吴征之资源的嫁接,使得她的事业上升的加速度明显加快。

吴征思维很是西化,外刚内柔,而杨澜虽亦不乏国际视野,但是骨子里是传统思维,外柔内刚。她对自己的孩子倾注了太多心血,主持《天下女人》的一些妙 语实乃亲自经历后的感触。吴征和杨澜生活及理念难免产生冲突,但他们均丝毫不会把这种情绪和状态进到工作当中或挂在脸上。

2003年年底,吴征夫妇让出生不逢时、接连亏损的阳光卫视控股权后,一重庆媒体称吴杨二人离婚,这使得他们怒不可遏,将其告上法庭,要求赔礼道 歉,同时支付精神损害赔偿费人民币1元整。这便是2004年初热闹一时的所谓中国内地“首例名人名誉侵权案”。

再来说“女首富”张茵不太为外人知的一面吧。我在本书第6章提到她和丈夫刘名中在玖龙纸业“女主外、男主内”的风格和彼此的默契。在遇到刘名中之 前,张茵也曾有过一次婚姻,与史玉柱、周成建一样,是20岁出头就结了婚,她于1982年和前夫生下一个儿子。1985年张茵赴香港创业,做起废纸生意, 后来与自己的台湾牙医刘名中结合,并于1992年生下一子,大儿子也改姓刘,名晋嵩。刘晋嵩于2009年8月任玖龙纸业执行董事,张茵显然有意培养其为接 班人。

非常有趣的是,2007年8月,一份《“十五”时期广东妇女发展报告》发布,这一报告对女性离婚人口的现状进行调查后发现,女性离婚率连年培增,其 中女官员和女企业家离婚率最高,是男性同类职业离婚率的近4倍。

我采访张茵的时候,一向非常健谈的她,对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守口如瓶。个中心境不难理解。

类似的中国企业家还有不少,他们对现在的婚姻状况甚为满意,对曾经的婚姻经历颇为忌讳。这其实已经足够。婚姻,对大多数人20世纪70年代之前出生 的创业者来说,是比他们后来经营的实体企业起步更早的一项事业,所谓不谙世事,遭遇变故也在情理之中。所幸他们后来都找到了新的港湾,并视婚姻和事业为自 己的左右手。

美国有位社会调查研究专家和家叫托马斯·J斯坦利,他从1973年开始致力于美国富人生态的研究,他在著写《百万富翁的智慧》一书时,对美国 1300多位百万富翁进行调研,得出的成功秘诀是良好的信用、自我约束力、善于交际、勤勉、有贤内助的支持;调研结果同时也表明,婚姻和事业是成正相关 的,80%的事业成功和永续的人一生没有离婚,那些离婚后开创个人事业的人,第二次婚姻也会维持在十年到二十年以上。

斯坦利的研究成果,同样适用于中国企业界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