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锁怒潮:44名“黑奴”的自由之路-财经网

美国宪法精神的再次体现,向伟大的美国精神致敬。


1839年,西班牙“阿姆斯达”号上的44名被绑架的“黑奴”杀死了船长,劫持了船只。他们飘到美国后,被送上了法庭。以美国前总统亚当斯为首的律师团经过漫长的无偿辩护,终于为这44人赢得了自由

【gavin_x/文】1839年6月28日,2个西班牙人蒙岱(Pedro Montez)和路易兹(José Ruiz),押着从古巴购买的44名黑人(这些黑人是走私贩子从非洲绑架到古巴的),乘坐租来的西班牙国籍“阿姆斯达”(Amistad)号双桅船从哈瓦那驶往古巴的另一处岛屿上的甘蔗园。但在航行的第3晚,黑人们设法打开了自己的锁链,杀死了船长和看守,取得了船只的控制权。

  随后,这艘没有专业船员的货船飘到了美国水域,美国海防队登船后解除了黑人们的武装,并将这一杀人劫船的案件交给了康涅狄格州联邦地区法庭审理。

  在这个案件中,法院需要解决两个问题:

  阿姆斯达号上的货物到底归谁所有?船上的黑人是否属于西班牙人的“货物”?在一审中,法官认定海防队及时救助了阿姆斯达号,因此有权获得该船货物价值的1/3。而那2个西班牙人,对该船的安全起了保护的作用,因此可以获得剩余货物的2/3。

  黑人是否犯有海盗罪和谋杀罪?一审法官认为,案情发生在打着西班牙旗的西班牙船只上,对象是西班牙人,美国法庭对此不作裁定。

  迫于西班牙政府的压力,检察官一路上诉,试图将黑人定罪。但经过地区法院和巡回上诉法院的两轮审判,法院都没有彻底解决黑人是否有罪的问题,这个案件最后由检方上诉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做最后的裁决。

  美国的刑事司法体系中,最高法院没有陪审团,而是由9名大法官行使最高裁决权,判决以法官投票的简单多数为准。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为终身制,正式头衔是用Justice(公正),而非通常用的Judge(法官)。

检方的强势与“前总统律师”

  “阿姆斯达”案的检方是有理由足够强势的,一眼看上去,黑人奴隶,夺了船,杀了人,在当时还没有完全废除奴隶制的美国,显然是对于司法的挑战。当时的美国,废奴制和蓄奴制的交锋已经趋向于公开化,范布伦总统(Martin Van Buren)虽然并不赞成奴隶制,但他也不倾向于采取激进的做法激化南北之间的矛盾。面对如此棘手的奴隶犯罪案件,属于政府行政机构的检察官一直积极地起诉应诉,直到将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

  这一案件中,检察官提出黑人们属于西班牙人的财产,有古巴政府出具的合法奴隶证据。而作为证人,船上还有2名生还的西班牙货主。如果需要,古巴当局随时可以提供证据证明当时古巴为这些黑人签发过“货物的”通行证。

  而黑人们杀人夺船的事实,连他们自己也不否认,各种劫船杀人证据也能形成完整的链条。因此,黑人们始终认为自己必死无疑。在以此事件改编的电影《断锁怒潮》里,第一次开庭后,黑人首领辛盖甚至对辩护律师做了一个抹脖子上吊的手势,意思是自己已经准备接受被吊死的结局。

  在最高法院的审理中,为黑人们辩护的律师是美利坚合众国第六任总统,时年已经73岁的约翰•昆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他是《独立宣言》起草人约翰•亚当斯的长子,早年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并取得律师资格。

  亚当斯一直是一个坚定的理想主义者,坚信他的父辈建国时写在《独立宣言》里那些“人人生而平等”的理想。早在阿姆斯达案的一审期间,亚当斯就在幕后积极地奔走和筹款,力求在法律的框架内拯救这些黑人。到了终审阶段,这位已经30年没有站上过法庭的老人决定亲自出庭去说服那些代表美国最高司法权威的大法官们了。

  亚当斯律师在关押黑人的威仕特维尔监狱会见了所有的黑人。他认为这个案件的胜诉必须建立在两个前提的基础上:

  44名黑人是从非洲非法绑架的自由人,不是奴隶,也不是西班牙人的财产

  黑人杀人夺船的行为是在被非法逼为奴隶时的正当防卫

  法庭上的战争

  在检方提供的证据中有2名西班牙货主持有的“携带合法奴隶的通行证”,注明了他们携带的货物里包括了44名“拉丁裔黑人”。还有船上的西班牙幸存者提供的证词,证明他们是在西班牙法律下,合法运送奴隶,过程中奴隶非法劫持该船,并涉嫌谋杀。

  但是辩护律师们发现,在44名黑人中还有4个12岁以下的孩子,古巴虽然允许奴隶存在,但19年前就已经禁止从非洲进口奴隶,如果这些孩子是在古巴出生的“拉丁裔黑人”,他们如何都不会说古巴的通用语言——西班牙语?

  亚当斯律师在最高法院的庭审中指着墙上悬挂的《独立宣言》说:“在这个案件中,只有自然法是对我的当事人最为适用的。我们的建国之父们正是在这个原则上建立了我们的国家,法庭是公正的维护者,这意味着法庭必须永远保护每一个‘个人’的权利”。

  他提醒最高法院的法官们注意到这些黑人来到美国时,已经从奴役中解放了自己。而1819年《美国禁止海上奴隶贸易法》也已经规定“不论以任何形式,进口或带入美国领土的任何黑人、混血者、有色人种,只要对他们有任何占为奴隶和劳役的企图,都为非法”。

  经过漫长的法庭调查和辩论,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只有一人认为黑人们有罪。他们在最后的判决中写到:这些黑人从来不是西班牙人蒙岱和路易兹的“合法奴隶”。他们是“非洲原住民”,被“绑架和非法运入古巴”。“阿姆斯达”号上的乘客是自由的黑人。

  在解决了黑人是自由人的问题后,剩下的问题就要简单许多。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书中认定,一个人在被非法劫持时,具有自卫的自由。在一个人被非法逼为奴隶时,暴动也是他的权利。为了自由,这些黑人的确干下了一些“可怕的事情”,但在法律的概念里属于正当理由(justifications)和正当防卫(self-defense),他们不能被定义为海盗或者谋杀。

  虽然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全都是白人,其中甚至有来自南方的奴隶主,但这一案件的判决理由和结果完全依照了美国当时的法律和严格的法律逻辑,阿姆斯达号上的黑人在宣判后被立即释放了。

  黑人们不是“货物”

  在黑人们杀人劫船的案件发生后不久,西班牙女王的使者就找上门来要求美国政府立即将“阿姆斯达”号连人带船交还古巴,理由是依照1795年的《平克尼协定》各国对于海南中遇难船只和货物应当立即交回它原来所属的国家。

  最初,接手这个案件的联邦检察官认为这个案件的“暴动”发生在西班牙船上;事件发生时,船只是在公海;“暴动”杀害的被害人也是西班牙人,美国法庭不应该对此有司法管辖权。政府为了平息事件也希望能将案件送回西班牙或者古巴审理。但是这些黑人的命运,最终还需要由法庭来做决定。

  这一争议直到18个月后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时才最终解决。毕竟这些黑人从来也不是合法的奴隶,他们是自由的人,根本不是《平克尼协定》中所说的“货物”。判决后,西班牙女王还写信调侃范布伦总统,说他连自己的法庭都控制不了,如何控制一个国家。

  在电影《断锁怒潮》中,为黑人们义务辩护的是一整支律师团队,不仅仅有出庭律师,还有很多人在背后做了大量的资料和分析工作。甚至为了寻找能听懂黑人们非洲方言的翻译,整个团队都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们以极大的精力投入了这场没有报酬,甚至谈不上私人利益的“挑战”。

  而昆西•亚当斯,作为一个出门已经辨不清方向,在国会开会时会睡着的老人,更是仍然坚持着点燃生命烛火的最后一段,以一个普通律师的身份,站上他久违的法庭,在一个当时还是白人和奴隶制的国家,为一些他素不相识甚至无法听懂彼此语言的非洲黑人辩护。

  了解更多:

  [1] 《断锁怒潮》(Amistad 1997)

  [2] 《我也有一个梦想》林达, 三联书店

  [3] United States v. The Amistad

本文获果壳网(Guokr.com)授权转载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