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曾有的改革阵痛

亚洲国家现在分成几个档次,第一档次是类发达经济体,列如日本、韩国、新加坡、香港。第二类是次级发达经济体,比如台湾。第三类是中等经济体,如中国,马来,越南,菲律宾等南亚国家。最后是落后经济体,印度,印尼等。其中中国和印度发展较不均衡,国家比较大,有些区域已经是次级发达经济体水平,有些地区还停留在落后经济体水平。

对于第一档次,我认为主要是占了美国或者西方的光。二战导致日本宪政的完全改革,而朝鲜战争有从某种程度上帮助了韩国。亚洲国家中,这两个国家是遥遥领先,成功摆脱所谓中等国家收入陷阱的,或者说是转型成功的。这里的转型,无非是从亚洲的低劳动力代工模式转变成高附加值的经济发展模式。这两个国家能够成功转变,与其宪政制度的改革成功是密不可分的。而新加坡有点特殊,其虽然也跻身第一档,但其政治制度我认为是非常落后的,李家基本就是皇帝,只不过建国几十年,开国皇帝和皇太子还比较英明,但几千年的历史早已经证明,这个不是长久之计。另外,日本韩国的电子产业都非常发达,足以和西方媲美。而新加坡有什么?之前还有creative,seagate,现在都没有了。为了GDP,要建赌场,而且只允许外国人进取赌。这个模式只是一个旅游区的模式,吸引周围的有钱人来消费消费,长久不了。就好比一个企业,没有核心竞争力,没有优势,早晚出事。这个之前谢国忠就讲过,新加坡的发展,其实是靠洗钱的。(这个也是他被史坦利layoff的原因)。

台湾有点特殊,他遇到了好时候。当年的四小龙活了一把,靠代工赚了点钱,靠蒋经国的英明,政治改革了一把。30年过去了,现在想想台湾,有什么?台积电?富士康?还是代工嘛,不过高级了点。之前代工衣服,现在代工半导体,电子产品。换汤不换药。另外,台湾遇到大陆后来改革开放,也是运气。要是没有这个,说不定还在第三档次。台湾转型成功了吗?我觉得未必,中国要学,还是要学日本、韩国。

 

以下为转载

—————————

第一次听到中国面临“中等收入国家陷阱”时,吓了一跳,台湾在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接近8000美元(接近目前大陆的两倍)时,才开始面临这个问题,当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瑟罗(Lester C. Thurow)忠告台湾说,“要赶上先进国家,台湾只走了三分之一的路,不过这三分之一是最容易的路,接下来三分之二才是最难走的路,各种制度都必须大幅改革。”

当时台湾初临民主,各种政治经济制度也亟待改革,是一个解构、再建构的过程。

政治经济制度改革,到底需不需要民主化(不管是基层民主、党内民主还是广泛的民主进程),尤其对中国这个复杂、庞大的国家来说,会是棘手难题。而民主后,是否能带来经济成长,世界各国都有不同结果,例如台湾和新加坡的结果就不同。但正因为如此,中国政府才必须加速改革,也要逐步实施民主,避免动乱,落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台湾以“做大蛋糕”的方式,利用20世纪80-90年代的时机,发展信息业、科技业,带动经济大幅增长,再利用民主化的动力解除特权,为竞争创造条件,例如台湾交通现今四通八达,有多种选择,就是因为开放竞争(面积小也是原因之一)。以往铁路、公路、航空都是政府或国有企业独占,20世纪80年代末,台湾戒严令解除后,快速步上民主之路,航空及陆地交通开放多家民营企业竞争,竞争不过的政府单位及国有企业就必须退场。五年前又有高铁加入,台北到高雄只行一个半小时,引领风骚,使岛内航空几乎都被迫停飞。负责原有铁路营运的台湾铁路公司必须自找出路,例如短程运输或怀旧之旅。

民主化也使人民能够监督政府,消除贪腐,加强政府效率,并从政府得到稳定的服务,例如到台北区公所办事,你可以期待,一定有义工在那里招呼,也会端杯水。办事人员更会明确地告诉你,是否办得到,何时可取件。

但民主化并没有给台湾带来经济冲天发展的契机,台湾在20世纪90年代达到人均国民生产总值8000美元后,就陷入低增长,甚至陈水扁上任第一年,因为政治不稳定,“核四厂”停工,经济倒退6%。20年过去,到去年人均GDP才刚达到两万美元,股票加权指数十五年来,还没有恢复到巅峰期的一万点。

更重要的是,民主社会产生后,由于利益团体竞逐,取代整体利益。民众对经济发展为先还是环境保护为先,无法取得共识,例如台湾计划兴建的“国光石化”(上游产业、负责轻油裂解及生产乙烯),经过十年而未果,中小型石化企业只有纷纷到大陆、美国及新加坡去设厂。

台湾的贪腐现象,在民主化后只取得了有限度的改善,例如“国际透明国际组织”发布的“2011年贪腐印象指数”,台湾排名第32位(大陆第75位,香港第12位),而台湾贪腐最严重的群体却正是民主的产物――立法委员及地方民意代表。

与台湾相比,新加坡则是另一面镜子。新加坡一直是一党独大,实施不完全民主,但它经济发展制度合理,政府善于规划,例如新加坡已勾勒出未来四十年到五十年的发展远景,要把新加坡每一寸土地建成生活、工作、休闲的好地方,要增加人口到630万,又例如在赌场兴建前,就已制定各种条款,限制本国人进入的次数及需要的担保,既能赚到外国人的钱,又除去危害本地治安的风险因子。这些措施带动旅游业的兴盛,新加坡2010年经济增长率14%,近五年瑞士的国家竞争力排行榜上,新加坡有三年获得第一名。

新加坡尤其以整治贪官污吏著称。“国际透明组织”发表的清廉国家,新加坡名列前茅(2011年第四名),接近北欧芬兰、丹麦等国。反贪成为一种习惯、风气、文化。踏进新加坡贪污调查局展览室,一张张照片映入眼帘,不到450万人的国家,国家发展部部长、博物馆长、环境部部长、警察、私人企业董事长,都曾被控贪污罪,有的身败名裂,失去退休金、有的自杀,令人悚然。“贪污调查局叫你去问话,你就会吓得发抖,”一位新加坡专业人士说。

《历史的终结》一书作者弗朗西斯•福山在新近出版的《强国论》一书(The Origins of Political Order,此为该书台湾译名)中探讨,国家建构应包括创设新的国家体制以及强化现有政府制度与功能,也就是国家必须常常思考体制的改革、政府的效率及管理范围。

任何改革都有阵痛期,台湾阵痛期持续了二十年,经过两次政党轮替才步入正轨。中国大陆改革一面要刻不容缓,一面又要不断评估改革优劣,还要推行逐步民主。肯定会有阵痛期,但如果不改,阵痛期会成为“长痛期”,拖缓中国繁荣的脚步,坐失千年难得的机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本文编辑刘波bo.liu@ftchinese.com)

Advertisements

站在人文与科技的交叉点-《Steven Jobs自传》读后感

写下这些文字是看了《自传》的第二遍以后,第一次是在2011年圣诞节时候,花了差不多5-6个小时,断断续续,匆匆忙忙中浏览了下,因为对Jobs不是非常感冒,同时对于这种商业味道比较浓的作品,也觉得没有必要仔细看。不过看了一遍后,觉得还不错,是近年来商业类自传写的比较好的。所以,昨天想简单再看下,以便于补一下读后感,结果又花了差不多6个小时看了一遍。

第二次看的时候,带上了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为什么是Jobs,为什么他让苹果成为了这样与众不同的一个公司。这个礼拜,Apple的股价已经冲过了500美元,因为大家预计三月初,ipad3就将发布。第二个问题是,在数字领域,到底是应该开放还是封闭。

对于这两个问题,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很清晰的答案。脑海中,只有一些凌乱的线索,写下来,有待时间来帮我整理和充实。(欢迎转载,版权联系blogalexzheng@gmail.com

苹果能做到今天这个样子,最重要的无疑Jobs,如果Apple I和II还有Wozniak的身影的话,后面的Macintosh,iMac,再到itunes,ipod,iphone,ipad就只有Jobs了。就像他说,“一个公司的第一个产品成功有偶然性,如果第二个产品也成功了,那么这个就不是偶然,可以说这是个好公司”。苹果在Jobs回归后,不光没有犯什么错误,相反,做了很多开创时代的事情和产品。在Macintosh之前,你想到过图形界面吗?在iMac之前,你想到过彩色的电脑吗?你能够想象电脑能够像菜篮子一样拎起来吗?在itunes之前,有人知道怎么卖正版歌曲吗?在ipod前,你能想象当时MP3只能储存12首歌吗?(大家习惯了CD的容量)。。。等等等等。历史也只有在成为历史后,我们才能看到其必然性,而站在历史的关头,我们都会犹豫不前,因为我们都是凡人。

回到标题,首先,Jobs成为Jobs,或者Apple成为Apple,最主要的原因我认为是书中的这句话,Jobs站在人文与科技的交叉点。Jobs既不是搞艺术的,也不是搞科技的,但他的身上综合了两者的特质,使得他在做产品的时候第一个考虑的是对美感和艺术感的极致追求。同时,也让他在欣赏艺术的时候,能不断问自己,怎么来让电脑技术促进这个领域的发展。前者的结果使得Apple创造的产品都是艺术品,就是今天来看第一代ipod,都丝毫不落后于时代。而后者,让Jobs创立了Pixar,让我们欣赏到了Toys,Nemo等改变了电影行业的作品。

学科的交叉和融合,奠定了Jobs和Apple的与众不同。但光有这些还不够,在书中,我多次看到了Jobs对于科技行业的前瞻性判断。比如,在做AppleI和II的时候,他就预见到了个人电脑时代的来临,坚持认为用户要的是一个完整的产品,而不是给Geek玩弄的工具,电脑不再是小众商品。在看到Xerox的图形界面的时候,竟然像发了疯一般得兴奋,毫不犹豫的选择图形界面来作为今后的操作系统核心,使得Apple奠定了在图形图像和出版领域的领袖地位。。。那,是什么造成了Jobs的前瞻性能力呢?我觉得首先,他是个聪明的人,同时又出生在加州硅谷,这么一个IT的前沿阵地,而且是60-70时年代电脑起步的时代,使得他耳濡目染得有了这么一种对科技的本能直觉。其次,我认为与他对于佛教和修行的追求有关。书中谈到他到印度去游历,看到当地人通过直觉,而不是逻辑判断的生活,对他产生很大的影响,终其一生,其一直在修禅、领悟,努力追寻自己的直觉。也就是这种直觉让他对基本的商业规则、设计规则嗤之以鼻,全不理会。第三,不得不说人与人是有区别的。某种程度上,我认为Jobs的前瞻性他的一种天赋,可遇不可求。当然上帝造人是公平的,我们大部分人都是平衡的人,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而且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人某个方面天赋异禀,那么一定在某个方面,明显落后于常人。Jobs也是这样,他性格的明显缺陷也显而易见。(欢迎转载,版权联系blogalexzheng@gmail.com

说到性格,Jobs是典型的人格分裂型,就像书中谈到的,“自恋人格障碍”。第一遍看完《自传》,我脑海里浮现出了希特勒的影像。这种人典型的特质就是专制、专注和对于极致的追求。他们有很强的个人魅力和感染能力,书中谈到的“现实扭曲场”,我把它理解为一种强大的影响力,甚至能够颠倒是非黑白。我一直相信,要影响别人,首先要影响自己。要说服别人,首先要说服自己,要让自己对自己的判断、理论无不坚信,甚至要崇拜。只有这样,才能影响别人。无疑Jobs和希特勒都做到了。Apple不同于Google, MS和其他科技公司,Apple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个宗教组织,里面的人都是为了某种信念在努力工作。按照Jobs的话,就是创造最伟大的产品。为此,Jobs可以随意解雇、辱骂,而手下的人要么已经习惯,并靠着这样的“鞭笞”而前进。要么,已经离开了公司。如果一个公司里面的CEO是这样,那么下面每一级的领导也一定是这样的做事风格,因为,这个风格就是公司的风格。这就牵涉到另外一个话题,就是员工应该是平等对待,温馨相处,还是要不断鞭笞,才能进步。。。人性本恶或是相反?我现在还不知道。起码,Apple在这样的作风下,的确非常有效,Apple的每个员工的产值超过40万美元,是所有科技公司里面最高的。而他从来都没有被评上最适合工作的公司。

对于专注,Jobs在书中到每次公司只关注2-3款产品,多了就会分散资源。这个倒是很有道理。纵观苹果的产品,现在基本一年一个产品。一个时间段里面只有一款iphone,一款ipod,一款ipad,电脑也只有台式机、笔记本、高端、中端四个象限的划分。按照经典营销理论,一个公司的产品线应该充分涵盖客户的需求,也就是从高到低。你看Samsung,光手机,就有N个型号,从5美元到500美元都有。但结果是什么?Apple凭借7%的电脑市场占有率,产生了35%的行业利润(2010年数据)。这个是不是8020原则的体现?我相信Jobs的理念是:1,集中资源,专注于伟大产品。2,不要管用户,他们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直到你把产品放在他们面前。3,对于产品,不要害怕新产品与现有产品竞争。与其被竞争对手吃掉,还不如自己干掉自己。4,“不要担心索尼,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而他们不知道(Ipod启动会议)”

但苹果现在已经不是小公司了,已经是google+MS的市值了。这么大的公司,历史上还没有紧靠一两款产品支撑起来的先例。这也是为什么,所有的公司一旦变大,都要急着推出新产品,收购其他公司。因为一般来说,过了成长曲线,进入平稳阶段的时候,为了维持估值,只有靠机海战术了。。。Apple会成为一个特例吗?可能吧,我知道国内很多人,为了买5000块的iphone,可以不吃3个月的早饭。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细分市场理论已经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了吧。苹果通过洗脑和个人崇拜建立了公司,领导员工卖命,现在消费者也已经洗脑,灌输了Apple的理念和精神。(欢迎转载,版权联系blogalexzheng@gmail.com)用Apple产品已经超越时尚,成为一种理念、态度和区分了。这样下去,Apple就是圣经,圣经是不需要不同等级和定位区分的吧。

第三个对于极致的追求,也需是偏执才能生存的特性。Jobs对于完美的追求,对于细节的挑剔等等。对于一个市值4000亿的公司,一个产品的包装盒设计都一再过问,并且最终为此提交了一个设计专利,名字是在CEO下面,这个不是偏执的最好注释吗?对于极致和细节的追求也一直困惑着我。我知道一个伟大的产品,每一个细节都必须能够经得住推敲。可是这个似乎也违反了8020原则。对于细节的追求,很可能最后就陷入了花80%的资源,追求了20%的提高,这个值得吗?也需Jobs会说值得。这个可能就是普通产品与伟大产品的区别吧。

————————————-

对于封闭和开放也非常值得探讨。

封闭者有如Apple,Jobs强调端对端的控制,强调要对最终的用户体验负责。其结果是:

1,用户体验性很好。Apple整合了软件、硬件,消费者无需担心任何问题,只要开机用就好了。(对了,Jobs是不允许有关机键的)

2,缺少竞争,要用Mac,只能用iOS,消费者为此付出了高成本。

3,一旦公司停滞不前,对于用户来说是灾难性的。除了更换系统和硬件,没有其他方法。

4,用户容易有依赖性。“换块电池,都需要专业人士”

开放者,先前有如MS,现在有如Google。其结果是:(欢迎转载,版权联系blogalexzheng@gmail.com

1,软硬件需要第三方整合优化。很多时候多出的第三方并不一定解决整合问题,反而使情况更糟。用户体验性较差。(Android系统的混乱性)

2,充分竞争,产品价格合理。企业利润有限。

3,不断有新的理念和产品出现来更新换代。

4,用户进入门槛较高,需要学习-使用的过程。

我相信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封闭的结果是短期受益,长期危险。开放者相反。对于封闭者,就好比独裁政权,有赖于一个英明的领带。好的例子像新加坡,或者开元盛世。坏的话,就是利比亚,就是焚书坑儒。Apple现在很好,如果哪天不好了,我们大不了用Google,用samsung。但试想,如果哪天Apple大到成为数字行业的唯一,那就不是一件好事了,我们只有祈祷Jobs第二,Jobs第三了。

所以综合而言,封闭作为整个数字体系的一种可以存在,也会帮助开放的生长,但整个体系只能允许开放的唯一存在,而不能允许封闭的唯一存在,后者的结果是灭亡。(欢迎转载,版权联系blogalexzheng@gmail.com